·四川省合格职业中学 ·自贡市校风示范校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夹  
                                                                                                                                  至爱亲情
                                                                                                                                  乐德职中 荣县乐德职中 荣县乐德职业中学校   2010-01-25 06:43:09 作者:李永德 来源:本站原创 文字大小:[][][]

                                                                                                                                   

                                                                                                                                  至爱亲情
                                                                                                                                      感情是维系人与人之间关系的纽带,人生中少不了亲情、友情和爱情。而亲情是人们所最为看重的一种感情。友情可能因为时间流逝或利益冲突离我们而去;爱情也会因天灾人祸或各种诱惑而随风飘逝;唯有亲情因“血浓于水”的缘故而长存世间,绵延不绝。
                                                                                                                                  至爱亲情,等待你的亲近、融入。
                                                                                                                                  (李永德)
                                                                                                                                     
                                                                                                                                  邹志安
                                                                                                                                      我的父亲是一个极普通的农民,劳动一生,默默死去,象一把黄土。黄土长了庄稼,却并不为太多的人注意。全中国老一辈的大多数农民都是这样。
                                                                                                                                      他死于肺心病。这是严重威胁劳动人民健康的疾病之一。中国农民在平时,是不大主动去医院检查身体的,即使有病躺倒,还要拖磨。我父亲民国十八年遭年馑去南山背粮,走冰溜子,回来时冻掉了十个脚指甲,并且扎下了病根。以后一直半声咳嗽,而从不看病吃药。直到死前几个月,在我强迫下才去医院作了平生第一次心电图。医生打比方说:“机器运转一生,主机已经磨损,太缺少修复和保养了!”为了挽救,吃“心脉宁”一类比较贵的药。他问:“一瓶多少钱?”听说有三元多,半天沉默不语,后来就说:“不要买药了,我不要紧。”当我不在时,就偷偷停止服药。他一定计算过:一瓶药的价值要买近二十斤盐,要让儿媳们劳动好多天。
                                                                                                                                      他平生也就只知道劳动。繁重的劳动使他累弯了腰。不知创造了多少财富,自己却舍不得乱花一分钱。有一次我给了他两元零用钱让他买点好吃的,半年后他还在身上装着。在重病期间他出现了谵语,净念叨“把猪喂了没有”、“把锄头安好”、“麦黄了就快收”之类。临死时他默默流泪,留念这个世界——他为之洒尽汗水然而仍不富裕的世界。
                                                                                                                                      父亲从来无是无非,关心而弄不明白各种国家大事,可以说在精神上是贫困的。富有者被给与,贫困者被剥夺,那么他是被剥夺了:从前因为贫困而没有机会接受文化教育,后来倒是不断地接受各种政治教育,而终于都没有弄明白。但他显然没有遗憾过,因为他有劳动,因此而填补了一切精神缺憾。巧者劳矣智者忧,无能者无所求……但他还有所求——祈求世事不乱,有安稳的日子。
                                                                                                                                      他现在去了!在黄土上劳动一生,最后回到黄土里去。黄土是博大宽容的,无论善与恶,最终收容了所有的人。
                                                                                                                                      那时我跪在泥水里为他送行。我曾经想到过:他活了七十七岁,已很不易;而我们周围能活七八十岁的老人又实在太少。不是老人们不想活,也决非儿女们不孝顺,实在是因为生活水平太差。那么,尽快发展生产,改善人民生活,则是儿女们挽留老人多驻一时的最符孝道的方法了。哭也徒然,哀也无助。死着长已矣,生者当勉力。
                                                                                                                                      将军和领导人死了,会有无数悼文,因为他们功勋昭著。一个普通劳动者死了,我就撒下这一把黄土,并期望世人能够容纳。
                                                                                                                                  (选自《当代艺术散文精选》)
                                                                                                                                   
                                                                                                                                  [阅读提示]
                                                                                                                                      ·黄土在文中是父亲的代名词。从关于父亲的琐事中,我们看到了中国老一辈农民勤劳、节俭、善良的美德,他们像黄土一样宽厚、博大,也像黄土一样无声无息。正是他们这些极普通的农民,创造了和创造着我们国家和民族的历史。
                                                                                                                                      ·思考“儿女们挽留老人多驻一时的最符孝道的方法”是什么?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做?
                                                                                                                                   
                                                                                                                                  男孩,别哭
                                                                                                                                  谢宗玉
                                                                                                                                      门前有溪,稍远有河,被山岭围着,村只得算山村。山村的孩子一天的时间多是在山里度过,而雨,说下就下,它才不管你回不回家。这样,很多时候我们必须遭遇晴出雨归的劫数。灿烂出门,颓丧回家,这是谁也不愿经历的。很多事情,甚至包括人一生的命运,都得是这种结局。有什么办法呢?
                                                                                                                                      雨总是起于黄昏,当我们担着柴禾走在蜿蜒山道上的时候,潇潇暮雨要么从后面赶上来,要么在前面截住你,想避都避不开。这时,心情就会像四合的暮色,突然黯淡下来。怎么不黯淡呢?肩上的担子这么重,家还这么远,路又这么崎岖。雨加重了肩上的担子,又阻碍了归路的脚步,透过雨幕,家就显得更加遥远难及。而雨,又不是平时活泼巧妙的那种,而是阴阴的,凄凄的,带点巫性,又带点魅气。
                                                                                                                                  印象最深的是十岁那年秋天,独自一人担着柴禾走在黄昏的山路上,山雨沙沙从身后而来,像一张阴暗之网,一下直就将我罩进去了,那颗本来就因孤寂而伤感的心,便进而变得绝望。仿佛淹过我的不是山雨,而是令人窒息的黑水。
                                                                                                                                      山雨打湿我的头发,山雨浸透我的衣服,山雨像黑寡妇赖在我的柴禾里,要享受坐滑杆的感觉。柴禾在肩上重若千钧,我把担子从左肩换到右肩,又从右肩换到左肩,稚肩在与柴担热烈切磋的过程中慢慢火辣,慢慢红肿。脚在山路上不敢停下来,一停就颤得厉害。终于一个趔趄,柴禾从柴担两头滑落下来,柴担弹得老远。我一屁股坐在青石板上放声大哭。山雨沙沙无边,冷寞的下着,没半点怜惜之情,我哭得更伤心了。雨浇灭了我的哭声,在山中没有半点回音。群峰座座在雨中都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我感到小小小的自己被大大大的世界完全给遗弃了。
                                                                                                                                      我坐在青石板上,根本找不到解决的办法,只能把剩下的那一点气力也哭尽。父亲,我的亲亲父亲,就在这时从山坳的拐角处出现了,他一下子把我从恐惧的深水区捞救上来。我无法说出那一刻心中的感受。我只知道,那一刻他温暖的笑容会让我珍藏一辈子,感激一辈子。是父亲温暖的笑容给了我在这个世上继续前行的勇气,要不然我真会沿着原路退离这个陌生的世界。
                                                                                                                                      嗨,男孩别哭,我们回家。父亲对我吆喝道。然后像扶起一棵被雨淋趴的庄稼那样的将我扶起。
                                                                                                                                      男孩,别哭。二十多年后,当我脱口对自己儿子也说这话时,我才发现这简简单单的四个字,竟是一种成长的标识。只是我儿子面对的不再是山雨带来的困扰。我怀疑父亲的父亲肯定也对父亲说了这四个字,而我儿子的儿子也将会在某个未知的时刻对他的儿子说出这四个字。后来我看美国著名的成长伤感片,题目竟就用了这四个字:《男孩,别哭》。只是里面的主人公没能跨越这道标识,死了。
                                                                                                                                  (选自2001年第8期《散文选刊》)
                                                                                                                                   
                                                                                                                                  [阅读提示]
                                                                                                                                      ·父爱往往体现在无形之中和最关键的时刻。
                                                                                                                                      ·父亲在“我”最恐惧和绝望的时候,用温暖的笑容给了“我”在这个世上继续前行的勇气。而他说“嗨,男孩别哭,我们回家”,无疑会让每一个绝望的孩子体会到父爱的可贵和力量,父子情深也就溢于言表了。
                                                                                                                                      ·想一想,作者用“男孩,别哭”为题的深意,结合文章谈谈自己的感受。
                                                                                                                                  往日的家书
                                                                                                                                    
                                                                                                                                      窗外正在下雪,这是今年冬天里的第一场雪。常常有积得太多的雪团从树的枝丫啪嗒落下的声音和扔雪团的孩子们用漂亮的小皮靴咔咔咔地踩冰的声音。我斜靠在一把木制的高椅上,读一本旧书,林语堂先生的《生活的艺术》。火炉在我的膝前,淡蓝色的火苗轻轻地跳着,把我的脸映得通红。坐在冬天温暖的小屋中,读着《生活的艺术》,林语堂先生的机智和幽默不时使我情不自禁地微笑。
                                                                                                                                      就这样,父亲,您的信自然而又意外地从书页间滑落,如窗外永远不会摔坏一根骨头的雪花一样,静无声息地飘然而下。
                                                                                                                                      我合上书,弯腰把信捡起来,并轻轻地掸了掸上面那其实并不存在的尘土。我那下意识的动作,似乎是要把那时间的影子除掉,而并不是要掸去其上灰尘的微粒。
                                                                                                                                      我开始读你这封寄自许多年前的旧信,父亲。我已实在记不起当初读这封信时的情景了。现在,这信的内容仍然那么新鲜。您在信中谈到了秋收,谈到了母亲的风湿病,谈到了繁忙的冬播。我似乎闻到了冬天中,故乡翻耕的黑色泥土的味道。我一边读,一边就不由自主地相信了,现在您就站在故乡村口的小商店前,问那个曾经是插队的知青,卷着发的女售货员,您儿子的回信到了没有。
                                                                                                                                      最后,我的目光停留在信末您留下的农历的日期上,沉思了好几秒钟,然后才抬起头来。而您,父亲,我看见您就坐在我的面前,发黄的牙齿咬着粗大的叶子烟,望着我的身后,那下雪的窗外,透着视而不见的神情。这时,我似乎听见您的声音便如您一口一口吐出的辛辣的烟雾,徐徐地充满我的房间。我甚至有了呛肺的感觉,真想咳嗽,但又终于忍住了。我感到您的声音就好像是一双陌生的眼睛,在我的书架,房间中每一件物什上停留片刻,似乎要永远记住我这简单居所的模样。
                                                                                                                                      父亲,请原谅您的儿子,现在只记得阳历的日月,而忘记了腊月是什么样的月份。此刻,我正把您竖写的信投进炉中,看您一笔一划木讷的字体腾起火苗,舔我突然间无可名状的空落。窗外孩子们嘻闹的声音,摇动树子,雪飒飒飘下的声音都显得那么遥远。而远方川西平原上那座小小的村子是那么近,那么清晰,似乎就在一张宽大清洁的玻璃后面,安静地站着。
                                                                                                                                  (选自2002年第6期《散文选刊》)
                                                                                                                                   
                                                                                                                                  [阅读提示]
                                                                                                                                      ·随雪飘落的家书使我们感受到了一个农民父亲对远在他乡的儿子的关爱、惦记之情。而儿子只能用焚信来化解心中无可名状的空落之感。
                                                                                                                                      ·每一个远离父母的人都应铭记:无论你身在何方,都别忘了生你养你的双亲,他们时时都在关注着你、惦记着你。
                                                                                                                                      ·你也许不可能“常回家看看”,但尽作儿女的孝道的方式应该有很多种,试想我们应该怎么办?
                                                                                                                                   
                                                                                                                                  [比较阅读]
                                                                                                                                      亲情是一个永远也说不完的话题。我们只要时时留意,就会发现亲情无处不在。在我们年轻人时常感到厌烦、不满的唠叨和打骂之中,也浸透了父母的关爱和惦记。
                                                                                                                                      珍惜身边的亲情,学会体贴自己的父母,热爱自己的每一个亲人,这样,你一定会时时都被亲情所包围。当你的亲人因自然因素离你而去的时候,你也就不会懊悔不已了,因为你已经尽力了。
                                                                                                                                  最新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标题
                                                                                                                                  评论内容
                                                                                                                                  图片上传
                                                                                                                                  表情图标
                                                                                                                                   

                                                                                                                                  全站搜索 友情链接 网站地图
                                                                                                                                  四川省荣县乐德职业中学校 ┋ 站长:张老师 ┋ 招生电话:0813—6501088
                                                                                                                                  网站备案:蜀ICP备10003445号-1 ┋ 站长邮箱:522988155@qq.COM ┋ 联系QQ:522988155 
                                                                                                                                  Copyright ©2010-2011 www.districtbarpeta.com All Rights Reserved